閱讀筆記 - 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師

在這個資訊爆炸時代、過於強調科技與成果的年代,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抑鬱或憂鬱,端看個人如何去面對這些情緒。這本書屬於入門等級的心理諮商書籍,內容中的故事都用動物來取代人,使整個故事多一些親和力與可愛的成分。

「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師」,本書就是描述蛤蟆因為內心各種壓抑,進而影響到他的人生與社交生活。透過十次諮商的過程了解自己,面對自己並去解決問題。


  • 朋友不用多,但一定要有願意對你說實話的人

  • 你不用十全十美,但一定要有接納別人意見的心

  • 誰都無法主動趨使你改變,只有你自己可以

上面並不是本書內容,只是在剛開始閱讀時的感受,蛤蟆不是完美,但糟糕的狀態讓朋友們都看不下去,認真地「請」他去心理諮商,雖然蛤蟆滿是不願意,還是接受了朋友的要求。


防衛心態

人要靜下心來與自己溝通需要一個非常完美的環境,獨處、沒有手機的打擾、沒有其他打斷你的聲音,才有「可能」面對真實的自己。另一個方法會比較強制,就是諮商,所以每個人剛開始都是頑強抵抗,並且在內心築起防禦的高牆,畢竟要完全敞開心胸對他人是非常困難的。

  • 防衛心太強,代表你還沒辦法理解他人意見,絕對無法與他人進行有效的溝通,包含憤怒狀態

兒童自我狀態(Child Ego State)

兒童自我狀態是由童年殘留的遺跡所構成,包含小時候的經驗與情感,會因為遇到了不同的事情與狀況,演變成個人化的處理方式與情緒。兒童情緒主要構成:

  • 快樂熱情
  • 憤怒
  • 悲傷
  • 恐懼

每個嬰兒都會學習調整他的行為來應對自己所處的環境、特別是父母,這些最終會發展成個人的行為基礎。

1
2
3
4
5
6
7
順從父母

取悅父母

這樣做,他們才不會生氣

道歉

父母自我狀態(Parent Ego State)

處於這種狀態,行為就像父母一樣。父母對小孩的影響難以估計,涵蓋出生以來的價值觀、道德觀、人生評判標準、好或壞,孩子一輩子都無法避免受到影響。

處於父母狀態,基本上會批評或教育別人,無論是哪一個,你都很接近且再重複父母那裏學來的觀念與價值,使別人接受你的想法,這也是為什麼在這種狀態下,光靠爭論並無法說服別人,甚至只會更執著於自己的觀點。

在兒童自我狀態以及父母自我狀態,你的行為幾乎不太需要思考,因為你知道該怎麼做,有點像是一場戲劇演出,你發怒、隱忍、道歉等,追根究柢,多數情感都是自己所選擇的。最終這些將發展成制約反射(Conditioned Reflex)。

1
2
3
制約反射(Conditioned Reflex)

俄國生理學家巴洛夫(Ivan Pavlov)研究,將食物與鈴聲同時提供給狗,久而久之,狗兒聽到聲音便會自然地搖起尾巴且流口水,期待有食物可以吃。

成人自我狀態(Adult Ego State)

能以理性、不情緒化的方式來處理當下發生的真實狀況。

我們能夠計畫、考慮、決定與行動,能表現理性且合理的行為。處在這種狀態下,我們的知識與技能都能派上用場,不會被過去的經歷所驅使。唯有在這個狀態下,我們才能對自己有新的理解。

可憐的我(PLOM, Poor Little Old Me)

  • 為什麼又是我?

  • 自我逞罰!

1
2
3
4
5
6
7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好
|
我好,你不好 | 我好,你也好
你不好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你好
我不好,你不好 | 我不好,你好
|
我不好

我好,你不好

職場上很常玩這種遊戲,某人犯了錯,上司憤怒指責他,甚至咆哮。這個遊戲當中當事人看似合理的發怒,印證了別人無能又不可靠,彷彿執行逞罰與責罵是他的責任。本質上來說,上司如同嚴厲的父母狀態,懲罰做不好的員工。

1
2
父母:為什麼你總是要讓我失望呢?
父母:為什麼你總是要惹我生氣?

憤怒

憤怒是抵抗沮喪的絕佳防衛,憤怒的人從來不會覺得愧疚,因為他們總是在怪罪別人。他們護衛的方式就將內在的恐懼投射在別人身上,這樣就能將怒氣轉向別人。

我不好,你好

書中講到這段時有極大的轉折,當諮商師要蛤蟆嘗試解釋「我不好,你好」的狀態,例如一件事情不如預期時,蛤蟆舉例說到可能是的問題,可能是造成不如預期的主因而非他人,接著蛤蟆就暴怒了,認為是諮商師刻意在貶低自己。實際上在這個階段,蛤蟆脫離兒童自我狀態且能夠與威權進行對抗,加上之前諮商學習的合理EQ控制情緒,理性的判斷諮商師對自己評價的正確性。做到這些,蛤蟆已經進入成人自我狀態,故事到此也接近尾聲(諮商的結束)。


困擾通常是學習過程的第一階段,那是固定界線開始被打破,你所得知的資訊會與既有的信念衝突,而產生的焦慮是改變的動力之一,也可能開啟你的創造力。


這本書很適合所有人閱讀,內容淺顯易懂也沒有深澀的理論,認真閱讀狀態下,兩三個小時就能嗑掉了。

在看的時候其實充滿了複雜的情緒,很多情境與之前的生活根本一致,當下我無法解決且對方也不能理性思考。即便過了多年,對方仍記著他人的不好、帶著仇恨記憶,以及不願面對自我,我始終還是無法與之有效溝通,充分了印證書中說的,「我無法帶你進入成人自我狀態,只能引導你,但能驅使改變的只有你自己」